年高也是皓欲告中央叶国趾球内帐篷干者组图

来源:原创  作者:做自己   发布时间:2019-01-06

年高也是皓欲告中央叶国趾球内帐篷干者组图摘要:陈亦明欲告《中国足球内幕》作者(组图) data.dkeys...

陈亦明欲告《中国足球内幕》作者(组图)

 

陈亦明欲告《中国足球内幕》作者(组图)

 
  陈亦明(左)李承鹏(右)针锋相对

  特约 林跃

  昨天,被《中国足球内幕》写成“开盘坐庄”的陈亦明正式发表个人声明,要求该书作者在三天的限期内赔礼道歉,否则将立即追究其法律责任。

  陈亦明指出,《中国足球内幕》一书中涉及其本人的章节完全属于“无中生有、捏造事实的诽谤”,督促该书的三名作者必须“立即停止对本人的诽谤行为,限期三天内对书中的诽谤内容予以澄清,否则本人将依法提起诉讼,追究其诽谤的民事和刑事法律责任”。

  开盘坐庄是诽谤

  “李承鹏对我诬告最大的一点就是说我开盘坐庄,这是一个问题的关键,”陈亦明在接受采访时说,“假如李承鹏(《中国足球内幕》作者之一)有证,可以拿到有关部门举证我,而不需要在这本书上随便诬告一个曾经认识的人。”

  “我已经到了差不多退休的年龄,本来想退出江湖平平静静安享晚年,但既然人家逼我到了这一步,我也不能再忍下去!”让陈亦明最为不满的是,该书对自己的描述完全是子虚乌有。“说我失踪也好,说我逃亡南美也好,说我开办赌博网站也好,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他们)指名道姓、白纸黑字地说我‘开盘坐庄’,这是对我最大的诽谤,我要追究他们的就是这一点!”

  为了讨回自己的清白,维护自己的名誉,昨天,陈亦明前往广东某律师事务所,正式办理了手续,把相关事宜全权交由律师处理。“前两天我在一家媒体已经刊登了一份声明,要求著书的作者参与我设计的两个游戏。但那毕竟是游戏性质,很多朋友都跟我说不够严肃,应该正式起诉他们。”陈亦明说,“经过和我的律师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对诽谤我的人使用法律的武器。”

  “我今天跟我的律师交流了,询问了现在能不能打官司,律师研究后表示可以。我首先发表声明,从今天起三日内,要求李承鹏停止对我的诽谤和诬蔑,并向我公开道歉。否则,三日后,若还不停止诽谤和诬蔑,我将跟他法庭上见。我就告他,我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坐庄赌球了?”

  “另外,那本书不是公开表示‘欢迎诉讼公堂’吗?我这次就真的要和你对簿公堂了。有本事在限期内给我个说法,否则就法庭见!”陈亦明还说,“本人今后将不会再对三名作者的诽谤言行作任何回应,一切都将由委托的律师代理。”

  悉,负责该案的代理律师昨天也明确表示,“如果对方能在期限内主动道歉,那是最好的结果。假如对方一意孤行,那么他们一定会接到起诉书,我们将一告到底。”律师还说,三名作者对陈亦明造成诽谤已是明确事实,出版的书就是基础证。一旦提出起诉,主体不单是三名作者,相关出版机构也会涉及进去。

  李承鹏强势回应

  对于陈亦明要求道歉、并将诉诸法律的行为,名记李承鹏坦言自己现在没有压力,相反,他表示,“说出真相很快乐”。

  “陈亦明说我们是纯属捏造,使我想起两年前王珀说《足球》报是胡说八道,这样的说法我们并不陌生,”李承鹏说,“此前我们曾说某球员打假球,这些球员也是这样回应的。而那些进了警局的人,别看在外面挺横,一进去全都招了,交代的材料都顶到牢房的天花板了,现在警察掌握的线索可能比我们书中的还要多。”

  对于陈亦明的作法,李承鹏认为并不妥当。“我们的问题是,陈亦明是不是个赌徒?连他自己也承认了这点。说‘我只是好赌,没做过庄。’但我有证啊,网络上有一个‘陈亦明专业赌球公司’的网站。你知道他这8年去干什么了吗?他自己不否认去躲债去了,bodog官网,他说在广州执教,那你培养出了哪个苗子?能不能像徐根宝那样?”

  对于写书的初衷,李承鹏否认自己是为了炒作。“我们不是斗士,我们写这本书(《中国足球内幕》)的原则不是要站在道德高度,而只是揭示事件的真相。有人说我出书是炒作,那我想问,我这书到底是出早了还是晚了?”他还表示,“我们这本书不仅要给球迷看,还要给非球迷看,这是一本关于一个社会行业腐败的书,不仅仅是足球的问题。”

  陈亦明的声明:

  针对李承鹏、刘晓新、吴策力三人近日著写《中国足球内幕——风暴中的打假打黑》一书其中涉及本人部分的章节,完全是无中生有、捏造事实的诽谤。在此,敦促李承鹏、刘晓新、吴策力三人立即停止对本人的诽谤行为,限期三天内对书中的诽谤内容予以澄清,并公开向本人赔礼道歉。否则本人将依法提起诉讼追究其诽谤的民事和刑事法律责任。最后,本人今后将不会再对李承鹏、刘晓新、吴策力三人的诽谤行为作任何回应。所有事宜,交予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徐刚律师代理。

  陈亦明再爆中国足协黑幕

  特约 林跃

  随着陈亦明状告《中国足球内幕》作者的态势升级,这位中国足坛敢说敢做的教练不断爆出最新猛料。昨天,在接受采访时,心直口快的陈亦明再度说出了一个黑幕:中国足协曾主动要求和命令俱乐部做假。


  “中国足球假年龄和打针吃药也是很严重的问题,尤其前几年,假年龄在社会上都已经公开了。”在谈到足球圈的潜规则时,陈亦明深恶痛绝地说,“当年,很少有广州球员入选国奥队、国家队,我带的一批队员(胡志军、彭伟国等),当时是全国青年队里面非常好的队员,但是这些队员全都进不了国家队、国奥队,因为我们是真实的年龄,而北方外省有很多球队把一些队员的年龄全改了,青少年大一岁差距就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了广州足球的利益,也想总不能老是没有国家队队员、国奥队队员和国青队队员。当时,我手下的一名球员是1971年,我就给他改成了1973年,这里我向领导、向足协主动承认错误。然后这名球员很快就进了国奥队,当这名队员进入国奥队后,他告诉我里面比他还大的球员不在少数,博狗bodog88手机版,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大家查查当时国奥队那帮人就知道了。”

  “另外一个广州太阳神队时期的著名锋线杀手也是改年龄进入朱广沪那一届国青队的,但不是我改的,反而是中国足协青少部的人跟我们打招呼,从70年改到71年,他就能参加亚洲青年比赛,我说我不做,但是,不知道足协怎么样把他的身份证改成71年,后来他就进队了。像这种事情挺多的。”

  作者:林跃

  (来源:新闻晚报)

本文标题:年高也是皓欲告中央叶国趾球内帐篷干者组图